开乐彩吧|开乐彩在哪销售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國際頻道>國際新聞
分享

退休金每天3.3萬什么情況 奔馳全球總裁蔡澈將退休

一方面,赫赫戰績為蔡澈樹立了果斷、力挽狂瀾的“霸道總裁”人設,但另一方面,他“老頑童”的個人標簽也十分鮮明。

作為全球最大豪華汽車集團的掌門人,66歲的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將于5月22日的年度股東大會后卸任戴姆勒董事會主席、梅賽德斯-奔馳全球總裁。

據德國《星期日圖片報》報道,蔡澈將得到德國有史以來支付給總裁級別員工的最高退休金,從2020年起將每天獲得4250歐元的退休金(約合人民幣32700元)。這筆退休金由105萬歐元的年度養老金和戴姆勒集團現行養老金計劃的本金組成。在此之前,退休金紀錄保持者是大眾集團總裁馬丁·文德恩,每日3100歐元。

與此同時,49歲的戴姆勒集團研發總監及董事會成員康林松(Ola Källenius)將接替蔡澈,擔任新CEO,任期為5年。蔡澈隨后將進入監事會,并在2021年成為監事會主席。

13年前,2006年,蔡澈上任集團CEO之際正是公司的低谷。那時,戴姆勒與克萊斯勒的合并未能證明其價值,寶馬在2005年趕超梅賽德斯-奔馳成為全球豪華車銷量第一。而到2018年,梅賽德斯-奔馳全球銷量達到231萬輛,領先于寶馬和奧迪。

一方面,赫赫戰績為蔡澈樹立了果斷、力挽狂瀾的“霸道總裁”人設,但另一方面,他“老頑童”的個人標簽也十分鮮明。有媒體用“海象胡子、牛仔褲和街頭食客”來概括他的個人特征。

跟其他德國汽車工業大佬們相比,蔡澈的職業路徑也有所不同。

與蔡澈同在2006年上任寶馬公司董事長兼CEO的諾伯特·雷瑟夫,早在2015年轉任公司監事會主席,由年僅49歲的“少壯派”哈拉爾德·克魯格(Harald Kruger)接棒;而在2007-2015年就任大眾汽車總裁的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至今仍未擺脫大眾汽車“排放門”事件的陰影。2019年4月,德國布倫瑞克檢察院正式對文德恩在內的5名被告提起訴訟,文德恩涉嫌特別嚴重欺詐、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多項罪名。

相比同時期德國汽車工業的掌門人,蔡澈見證了汽車工業更長時間的榮光。

打造全球最大豪華車集團

1953年5月5日,蔡澈生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3歲時隨家庭回到德國。自1976年加入戴姆勒-奔馳,他跟這個汽車王國共同走過了43年。

2006年,蔡澈執掌戴姆勒,當時戴姆勒-克萊斯勒集團正處于投資者的質疑之中。前任總裁施倫普(Jurgen Schrempp)主導下,戴姆勒-奔馳在1998年耗資360億美元并購美國克萊斯勒汽車公司,并于同年斥資30億美元收購日本三菱汽車34%的股份。戴姆勒-克萊斯勒合并市值一度攀升至1080億美元。但在合并后的9年里,位于美國的克萊斯勒經營狀況一直不好,且與戴姆勒在企業文化上存在重大差異,三菱公司則虧損嚴重。

蔡澈對此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出售克萊斯勒和三菱的股份。2006年,日產汽車趁機收購三菱34%的股份,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由此誕生。2007年,私募資本Cerberus以74億美元收購克萊斯勒集團80.1%的股份,戴姆勒-克萊斯勒這一橫跨德國、美國、日本的汽車聯盟由此瓦解。

在接受德國《星期日世界報》采訪時,蔡澈承認,收購其他汽車品牌并不能增強公司實力。“我們擁有行業頂級品牌奔馳,整合其他汽車品牌的做法反而可能拖累我們,無論從支持奔馳品牌還是從增強公司盈利能力來看,收購都一無所獲。”

聚焦之后,梅賽德斯-奔馳重新登頂之路并不順利。在銷量上,寶馬在2005年便趕超梅賽德斯-奔馳成為全球豪華車銷量第一。2011年,戴姆勒集團成立125周年之際,梅賽德斯-奔馳又被奧迪趕超,跌落至全球第三。

據彭博社,從2011年開始,蔡澈對內領導了梅賽德斯-奔馳的產品和形象復興。在產品上,奔馳推出了GLA crossover和CLA緊湊型轎車,并在SUV戰線上領先于競爭對手。蔡澈本人在出席公開活動時,更多以運動鞋、緊身牛仔褲和不系領帶的裝扮出現。此外,競爭對手受排放門丑聞影響,也助了梅賽德斯-奔馳一臂之力。2016年,梅賽德斯-奔馳重新回到豪華車銷量全球第一的寶座,并連續三年成為豪華車銷量冠軍。

蔡澈時期的最后一個注腳,是戴姆勒集團近10年來的最大一次架構調整。

2018年7月27日,戴姆勒集團曾宣布一項傳聞已久的重大分拆計劃:將集團五大事業部重組為三家獨立新公司,分別為梅賽德斯-奔馳公司(Mercedes-Benz AG)、戴姆勒卡車公司(Daimler Truck AG)及戴姆勒移動出行公司(Daimler Mobility AG)。在外界看來,新的公司結構可以使戴姆勒在面對汽車行業的挑戰時更加靈活。

不過這一決定仍需得到戴姆勒股東在2019年5月的年度會議上投票通過。如果得到批準,戴姆勒的重組計劃將在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接任者的挑戰

據澎湃報道,作為接任者,康林松目前在戴姆勒集團工作已有23年,是戴姆勒集團歷史上首位非德國籍的董事會主席,也是戴姆勒歷史上第一位經濟學出身的全球研發總裁。

他的使命之一,是帶領在內燃機驅動時代領先的奔馳,在電動車領域證明自己。

2009年5月,戴姆勒曾收購特斯拉近10%的股份。當時雙方還宣布合作,將特斯拉的鋰離子電池組和充電電子產品整合到首批1000輛Smart電動車上。但2014年10月,戴姆勒出清所持有的特斯拉股份,換得收益近8億美元。2019年5月6日,梅賽德斯-奔馳的第一款電動SUV EQC下線。蔡澈表示,戴姆勒將投入超過100億歐元用于EQ系列的擴張,以及投入超過1億歐元用于全球化的電池生產。

在出行方面,戴姆勒的探索也一直在進行。

2016年,德國最大出版集團Axel Springer在柏林舉辦的投資者與科技公司會議上,蔡澈曾與Uber時任CEO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一起接受訪談。

當時,Uber剛剛完成G輪融資,投后估值接近700億美元,超過汽車制造商寶馬、通用、本田,接近大眾、戴姆勒。蔡澈被問及,在Car2go等出行業務開展后,戴姆勒對投資Uber是否有興趣。蔡澈說,“我們只做可控的戰略投資”,戴姆勒對出行公司BlackLane的投資是有主導性影響的,如果要投資Uber、且取得相同的控制地位,戴姆勒可能要花350億美元現金或等價物,雖然戴姆勒是一家盈利很好的企業,但這不是近期會考慮的事情。

跟Uber謹慎保持距離的同時,蔡澈卻在推動戴姆勒跟汽車公司在出行領域走得越來越近。

2019年2月22日,互為競爭對手的戴姆勒與寶馬宣布,擬聯手投資10億歐元,圍繞出行用車領域,成立5家合資公司。5天后,雙方再度宣布將聯合開發自動駕駛技術,聚焦于研發新一代駕駛輔助技術、L3/L4級別的高速公路自動駕駛和L4水平的自動泊車技術。

除此之外,5月9日,在中國市場上,吉利控股旗下的吉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與戴姆勒旗下移動服務公司Daimler Mobility Services GmbH共同成立的合資公司——蔚星科技有限公司已完成工商注冊。雙方各占50%股權,公司的經營范圍主要在出行方面,包括汽車租賃、網約車等業務。

據騰訊報道,對于自己親手提拔起的接班人,蔡澈給與康林松極大信任,“無論他是保持原有的計劃還是進行調整,都必然會與企業一貫以來的發展狀況保持一致。我相信這個全新而且是非常有能力的管理團隊一定能帶領公司走得更好。”

但就在即將退休的5月8日,蔡澈對路透社表示,要恢復梅賽德斯-奔馳(Mercedes-Benz)的利潤率,戴姆勒的下一任首席執行官將面臨艱巨任務。

2018年,戴姆勒全年銷售額同比增長2%達1674億歐元,但息稅前利潤(EBIT)下降22%至111.32億歐元,凈利潤下降29%至76億歐元。最新財報數據顯示,戴姆勒2019年Q1息稅前利潤(EBIT)降至28億歐元,同比下滑16%,凈利潤為21.5億歐元,同比下滑9%。“自第一季度以來,實現2019年的財務目標并沒有變得容易。”蔡澈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與此同時,開發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已導致梅賽德斯-奔馳乘用車的研發成本從四年前的約80億歐元升至140億歐元(合157億美元)。

據外媒報道,康林松正準備實施一項成本削減計劃,目標是削減20%的管理成本,節省數十億歐元。

另一項康林松所面對的挑戰,是如何鞏固和提升奔馳在中國豪華車市場的地位。

中國市場被蔡澈視為奔馳的“第二故鄉”,是奔馳“新能源戰略里非常重要的基石”,目前也是奔馳全球最大市場。在經歷西安奔馳女車主“車頂維權”風波之后,5月17日,奔馳宣布,2019 年 9 月 1 日,現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倪愷(Nicholas Speeks)將接任梅賽德斯-奔馳美國及北美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一職,現梅賽德斯-奔馳俄羅斯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楊銘(Jan Madeja)將接替倪愷的職務。

奔馳在中國市場將何去何從,也有待觀察。

責任編輯:趙睿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email protected]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相關閱讀
關鍵詞: 退休金每天3.3萬
最新國際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深圳被砸男童去世 男童被砸身亡事件始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
开乐彩吧